快捷搜索:  

走不出前任影子的副省长

春天到了,你想得到一座花园。于是你从花卉苗木之乡江苏宿迁买了一批奇花异草的种子,结果却得到了一片齐腰深的草原。几乎所有爱花人,都能讲述一段有关宿迁种子的故事。说好朵大艳丽的藤本月季,开出的是几朵在风中瑟瑟发抖的小白花。某宝上临风自矜的碗莲,种到八月十五连个藕都不肯长。项羽知道这事,你猜他脸红不脸红?

说来也巧,仇和、缪瑞林两任宿迁市委书记,都是农林专业毕业,却管不好“全国花卉苗木之乡”的花木质量。那么他们的联袂落马,是不是因为玷污了花花草草的美誉?

在江苏省副省长位置上落马五个月后,缪瑞林被双开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告中,指他毫无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意识,参加全国两会期间严重破坏会风会纪,造成恶劣影响;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;道德沦丧,生活腐化,以权谋色。搞权色交易这事,他在宿迁期间坊间已经多有传言。在全国两会期间严重破坏会风会纪,倒是在官方通告中第一次出现。不过原济南市委书记王敏也曾借着参加两会等机会,在北京大搞腐败,还被会所里的摄像头拍了下来。缪瑞林的“花样”,又会是什么呢?

提起缪瑞林,总也绕不开他生命里的那“一城一人”。一城就是宿迁,一人就是仇和。缪瑞林与仇和原本是旧相识,仇和当年主政宿迁,以其雷厉风行的施政手段一时风头无两。缪瑞林也在此时调任宿迁,并在仇和升迁以后,接过宿迁市长、市委书记的位子。

有人说,缪瑞林是仇和的影子。的确,缪瑞林似乎总也走不出仇和的荫蔽。缪瑞林从不回避他对仇和的推崇,这种推崇不仅表现在口头评价上,也表现在他对“仇和路线”照猫画虎式的继承上。“仇和现象”最初被外界关注,是因为反腐肃贪和作风强硬。缪瑞林担任宿迁书记以后,也查处了一个洋河镇党委书记腐败窝案。在对一些作风松垮官员的处理上,缪瑞林的做法也都不难看到仇式风格的影子。

仇和当年在宿迁另一个著名的事件,是推行彻底的医疗市场化改革,把全市的公立医疗机构全都卖了。此事的是非对错是个很复杂的话题,纷争至今不休。在这项改革推行了十年之后的2011年,也就是缪瑞林任市委书记的时候,不得不宣布再建一家三级甲等公立医院。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这实质上是对“卖光式医改”的纠偏之举。但缪瑞林在口头上依然维护仇和路线,称宿迁医改不走回头路。

除此之外,缪瑞林继承的还有仇和留在宿迁的政商关系网。仇和去昆明后,和他关系密切的商人刘卫高在宿迁和缪瑞林仍然打得火热,并深度介入宿迁的地产开发。仇和落马后,宿迁湖滨新城多个由刘卫高开发的楼盘陷入烂尾,空对着骆马湖的烟波浩渺。如今缪瑞林同样落马,这能怪骆马湖名字不吉利么。

但尴尬的是,缪瑞林取乎法中,却仅得其下。如果说仇和在宿迁的口碑还算毁誉参半的话,宿迁当地人对缪瑞林的评价可谓比较差了。他的执政能力和个人操守都曾受到质疑,据说他在接任市委书记之际,曾派人到处去删那些举报他的网帖。但奇怪的是,他总是能带病提拔。尤其是当仇和这杆大旗倒下以后,缪瑞林变得和光同尘,表现更加平庸。南京原市长季建业落马之后,他以副省长的身份“救火”,在南京市长任上做了4年之后,又做回副省长。这一来一去,显得微妙而尴尬。

缪瑞林以及很多人当年对仇和的推崇,其实反映了改革开拓期人们对于大胆变革的期望。打破常规、大胆强硬,甚至有些独断专行,其实这样风格的人也不止一个。山东的刘士合、甘肃的火荣贵以及南京本地的季建业,都带有点这个意思。

但行政风格只是一种手段,要想取得良性的施政效果,必须有两种前提:或者领导干部本人有极强的道德自律性,像海瑞那样,就是片叶不沾身。或者制度本身具有足够的弹性,既能赋予其挥洒的空间,又能对其形成足够的监督和制约,保证不走偏。仇和等人的落马说明,在制度还在完善中的时候,即使是想要借以推动变革,权力过于任性了终究不是一件好事。仇和本人这种“能吏”都难保持初心,何况缪瑞林这种在能力水平上都等而下之的人。

在所有的古城之中,南京有着格外浓重的兴替更革之感。当历史进入新的时代,社会发展进入新的阶段,必然要求施政方式跳出草莽风格。如何正确运用手中的权力,值得每个人对着滚滚长江水深思一番。

撰文:于永杰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缪瑞林 宿迁 走不出前任影子的副省长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